笔趣阁 > 天葬回忆录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第八百三十七章

?热门推荐:
????可心里藏不住事的我,看着秦晓晓往前走去时,脸上也始终挂着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模样,秦晓晓也很快注意到了我的异常,她以为我还在牵挂秦逸的安危而不肯走,就转而对我轻语的问了一句:“怎么了?还在牵挂着秦逸?”

????不知为何,在听到她这话时,我内心压抑的情绪似乎也一下子到达了极限,我望着秦晓晓,在深呼一口气后,就终于对她开口道:“秦宫主,峙岭山庄的这场火,是不是你放的?”

????我的言语非常的铿锵果断,不过语气也还是非常客气的,毕竟这女人实力超群的恐怖,我可不想跟她正面开撕,但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也是让秦宫主微微楞了一楞。

????可当她在跟我对视了几眼后,她并没有跟我开口解释什么,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看了我一眼后,从冰冷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然后就一声不吭什么都不说的继续朝外面走去了。

????我都已经这么直接了,她居然连个什么态度都没有,反而把我心里给弄得更加飘忽不定,我立刻追上前去再次追问着道:“秦宫主,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可这个女人不但精明,而且还非常的心思敏捷,她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倒过来的问着我:“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想到这个,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被她一语中的说中要害,我脸上也本能性的露出了几分不自然,虽然知道在她面前伪装是没什么意义的,但我还是强装镇定的回击着:“没有,我只是随口那么一猜。”

????我以为秦晓晓会问我这个,是她在乎这个问题,可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秦晓晓就有点急不可耐的打断了我的话:“好了,不管怎么样,这个问题都不重要,你最该关心的应该是你离开这里。”

????看着秦晓晓的言语神情,我怎么觉得她反而更加可疑了呢,是如果不是做贼心虚,她又何必这么像在驱逐我似的,这么急着把我给轰走。

????做贼心虚吗?难道刚刚那个人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又放火,又救火的人都是她自己?

????“呼…呼…”在我胡思乱想间,我们来到了外面,火势已经逐渐变小,温度也没有那么高了,待着也没有像刚刚那样充满窒息感,行走的话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可当我在即将迈出这一脚时,我心里又交杂而过了五味交错的纠结,我忽然不想走了,想留下来一起追查秦逸,可外面的白姐估计也已经在火烧眉毛的寻找我的消息。

????就在我难以抉择到底该如何的时候,秦晓晓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帮我做下了决定,只见她一边仰起头望着星空,一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小兄弟,看来你今天走不了了。”

????说实话,此刻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的期盼大过于失望,只是心里有点不明白,秦晓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就顺着她的目光,朝天空中抬头而望。

????但看着一片黑漆漆而又平平无奇的夜空,我又有点不知所以的问了一声秦晓晓:“这怎么了?为什么说我今天出不去了?”

????秦晓晓也没有跟我卖弄关子,直接抬手指着天上说:“山庄大火的烟雾气体,影响了气候的变化,今夜北斗七星被遮住了,无法识星辨位,找出十方无敌阵的破绽之处。”

????她的这一说词,倒跟秦逸不谋而合,而且我刚刚虽然告诉了她,我有离开的办法,但我并没有具体说起是什么办法,那么现在看来,想要离开这里,确实得靠北斗七星的帮助。

????而我在除了在神情上表露出深感遗憾的同时,嘴上则是百般无奈的说道:“那怎么办,人又斗不过天,我急也没用,就只好在这里度过一夜,等明天的北斗七星再出现对吗?”

????其实按照她刚刚的态度,我以为她还会另找说词或者随便给我再指条别的路将我支走,可她好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她仿佛也是在替我感到遗憾惋惜的说道:“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但这地方刚刚遭遇了大火很不安全,你还得找个安全之处为好。”

????她这句话的前半句让我消除了对她的猜疑,可后半句,却又重新激活了我的猜忌,甚至还变得更加猛烈。

????感觉说了半天,不管怎么样,她始终都是在想尽办法的将我从这里支开,我十之的感觉,这场火肯定脱离不了干系。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还是先沉住气,不要跟她开杠翻脸了,所以就压着心中的那股猜忌对她问道:“既然这里不安全,不能待,那我们现在该去哪。”

????面对我的这一追问,她下一秒就露出了更大的破绽,只见她想也不想的就对我回答道:“不是我们,是你自己一个人,你出去随便找个地方休养一夜,或者直接找个地方等到明天天黑吧。”

????看这个女人的武功高的出奇,可这脑子怎么好像不太灵光呢,连说假话都不知道掩饰一下,难道在这里闭门锁国久了,连此地无疑三百两的道理都不懂?

????而见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再伪装的推辞了,就直接敞开心里的说道:“秦宫主,这也不太安全吧,既然这里都被人放火了,那说明已经有人盯上这里了,那我要是这时候一个人落单的话,恐怕是要凶多吉少的。”

????秦晓晓忽然沉默不说话了,而我在借助微弱的月光照射下,看着她那张冷冰冰的面孔时,我也一下子有点心慌,她不会因为被我猜中心思而恼羞成怒的要出手干掉我灭口吧。

????“呼…”也不知是心理作用,我竟感觉到四周的空气,竟一下子变得异常的冰冷,这是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吗?还是这里的温度,一下子突然变低了?虽然我不能肯定是前者,但我想后者的情况应该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