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一百四十章 鱼儿上钩了

第一百四十章 鱼儿上钩了

?热门推荐:
????挽云这两日一直都在提心吊胆。

????最初时,是在担心家里会再出什么幺蛾子,果真寻到老太妃跟前闹腾去。

????可她老娘孙氏好像只是在虚张声势,自从那一日进府讨要银两不成,后来再也没有登门。

????只有前些时日,孙氏又差人带来一句话:“你哥哥的亲事成了。”

????哥哥的亲事成了,也就是说,彩礼有了着落。

????一百两,不是小数目。自家父母是什么样的德性挽云心里一清二楚,他们断然不会有这么多的积蓄。

????那么,银子是从哪里来的?挽云有点心惊,他们可切莫是收了京华斋的银子。

????听说京华斋乃是谢家的产业,不是寻常商人,可招惹不起。若是他们提前收了人家的定银,想要反悔的话是不可能的。

????这些日子里,她将事情的利弊想了一个通透,这银子是说什么也不能赚。

????莫说她压根就寻不来这方子,即便是有,换取了银两,那就相当于授人以柄。京华斋将会掌控着她的这一个把柄,利用它来要挟自己,越错越离谱,最终万劫不复。

????她再三询问带信的人,老娘可还有其他交代?带信的人说只有这一句。

????这种事情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去问,只能自己在心里瞎猜,觉得祸事就要来了,满心忐忑。

????相跟着,花千树铺子里的生意被京华斋抢占了。当时她的心里这种不好的预感更加深了,觉得此事与自己老娘绝对脱不了干系。甚至于花千树最为垂头丧气的那两日,她都没有心情落井下石,讥讽几句。就是担心花千树再疑心自己。

????再然后,京华斋很快就出事了,听说他们制售的香胰子闹出了事情。那一日,严婆子从晴雨的院子里寻到她,在无人处,告诉她,让她在花千树跟前演一出戏。

????这出戏就是,自称用了香胰子皮肤溃烂,要花千树给一个交代。

????她爱惜自己这张脸,要靠着它吃饭,自然不肯毁了它,哪怕是起两个米粒大小的疙瘩也觉得难以忍受。

????她追根究底,询问严婆子为什么,严婆子实话实说,让她借此步步紧逼,套问出花千树制作香胰子的奥妙,最好能借此亲自到作坊里查看一番。

????她当时就立即反应过来,自家老娘果真是与京华斋达成了什么协议。

????“她问这些做什么?”

????严婆子只回给她一句话:“你照做就是,别问原因。五日之内,若是拿不到方子,你家人怕是要遭殃。”

????挽云顿时就蔫了。

????老娘拿银钱诱惑她,她可以不为所动,以性命安危来要挟,她不能见死不救。

????挽云便依照严婆子的吩咐照做了,不过却是打着酒儿的名义,向花千树兴师问罪。

????花千树果真露出了极大的破绽。

????消息传出王府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解救家人的危机。

????她满心忐忑。

????今日晨起,右眼皮子就一直在跳。她命酒儿撕了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白纸贴在眼皮子上,还跳得厉害。

????左跳财,右跳灾,一时间有点坐卧不安。

????酒儿只说她是昨夜里没有睡好,躺床上眯一会儿也就好了。

????话音也就是刚落,院子里就来了人,是收了好处,过来传信的。

????“挽云姨娘,您家母亲就守在王府门口,要死要活的,非要见您。”

????她的心便顿时一沉,眼皮子也跳得慌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无力地摆摆手:“让她进来。”

????酒儿出去,将孙氏直接带进了屋子里。

????孙氏一进门,挽云就立即吓了一大跳,唬得直接跳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只见孙氏鼻青脸肿,头顶上的头发也被薅下一绺来,露出光秃秃的头顶,走路一瘸一拐,别提多么狼狈。

????她见挽云问起,便立即一拍大腿,哭嚎一声:“闺女啊,这一次你说什么也要帮帮你老娘我啊!”

????“这是谁打的?无法无天吗?”挽云再不待见自家老娘,那也心疼。

????孙氏支支吾吾没开口,挽云便将酒儿打发了下去。

????门闭紧了,孙氏这才抽噎着愤声道:“还能有谁啊,就是谢家!挨千刀的。”

????“谢家?”挽云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果真是招惹了他们,我叮嘱你的话全都是耳旁风么?”

????孙氏眼泪汪汪地委屈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这让你拿银子你拿不出来,让你帮忙你不肯,我这做娘的,总不能让你大哥打一辈子光棍不是?”

????她这样一说,挽云立即恍然大悟:“京华斋制作香胰子的假方子果真是你给他们的?”

????“也算不得是假方子,不过是有那么一丁点差错而已。”

????挽云疑惑蹙眉:“你究竟哪里来的方子?”

????“是,是有人给我的。”孙氏磕磕巴巴地道:“我们将一千两银子三七分了。”

????“谁?是不是严婆子?”

????“你就别问了。”

????挽云顿时怒火中烧:“你有了银子的时候不想着女儿,招惹了祸事,反而想起寻我来了。你不跟我说清楚,我怎么帮你?谁给你的方子,你就找谁去!别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烦我。”

????孙氏狠狠地擤了擤鼻涕,想往哪里抹,见自家闺女正气愤地瞪着自己,只能从怀里掏出帕子擦了。

????“我这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而且人家谢家最初也遵守承诺,的确给了我一千两银子。若非是后面出了岔子,我也不会寻到你这里来。”孙氏小心翼翼地看了挽云一眼,低声道。

????“你真是糊涂!”挽云气哼哼地咬牙恨声道:“就算是错的,他谢家只管收回银子去就行,怎么还伤人啊?”

????“那银子为了你哥哥的亲事也花了一个七七八八,如何还能凑得起来?京华斋的掌柜说,他们为此声名受损,非但花费赔偿了不少的银两,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假如我们五日之内,不能提供正确的方子出来,非但要收回那一千两银子,还要追究咱家的过错。你想,这个损失,不是咱们小门小户能赔偿得起的。”

????“后来我不是让人给你带消息去了吗?那香胰子是少了一样配料,所以才会出现那种情况。”

????这话不提还好,一说出口,孙氏就好像瞬间悲从中来,放声痛哭:“就是这个消息,所以,所以才惹下后面的祸事来。”

????挽云的心忍不住“咯噔”提了起来:“还有什么祸事?这祸事难道还不够大?你又做了什么?”

????孙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我还能做什么?我自然是喜滋滋地将你的话告诉了京华斋的掌柜,然后他派人跟踪了花千树的人,寻到了另一种配料。”

????“谢家过河拆桥又反悔了?”

????“不是,是那个方子是假的,我们上了她们的当了!”

????“不错,方子就是假的。”窗外有人凉凉地道,带着幸灾乐祸。

????挽云脸上的血色“唰”的就消失了,颤着声音:“九,九歌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