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出族

?热门推荐:
????“……”何于申心里有些为难。

????安平的要求其实是很没理的,甚至可以说是无理取闹。无论是宗族还是从礼法上,都不可能让孩子改母姓啊,就算是安平是公主,都没有这样的先例可循。

????在民间,和离也好,休妻也罢,亦或是义绝,妇人能带走的都只有自己的嫁妆,十有,嫁妆还得打个折扣。

????封炎那可是封家的嫡长孙,和离还拐走夫家的嫡长孙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何于申头也大了,颈后沁出一片冷汗,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封太夫人努力压抑着快要上扬的嘴角。

????血浓于水,安平是肯定放不下封炎的,虽然封炎已经长大了,就算归了封家,安平也不可能见不到儿子,但是像安平这么骄傲的人,太好强了,瞧她这副样子,肯定是不乐意封炎留在封家将来叫别的女人一声“娘”。

????封炎就是牵制安平最好的利器。

????封太夫人的心登时安定了不少,觉得又有了依仗。

????“安平,”封太夫人好生好气地劝道,“你别太冲动了,多想想阿炎,阿炎都十八岁了,也是快娶妻的人,父母和离,名声上多难听,对端木四姑娘也不好,是不是?”

????封太夫人一副“她都是为安平母子考虑”的样子,苦口婆心。

????安平但笑不语。

????何于申听了这番话,更为难了。封太夫人这番话说得不错,安平与封预之和离确实多少会影响到封炎的名声,进而影响到端木绯。

????何于申悄悄地去看端木绯的脸色。

????封太夫人感受到屋子里那种微妙的气氛,心里更得意了。

????是了,端木绯只是被安平一时哄了去,这哪个姑娘家会喜欢嫁给一个父母和离的人,传出去也太难听了,难免会招来不少闲言碎语。端木绯不过一个脸皮薄的小姑娘家家,怎么受得住?!

????封太夫人又道:“端木四姑娘,你也劝劝殿下,让她别冲动。”

????端木绯眨了眨眼,很自然地说道:“不会啊。”

????“封家要给阿炎纳二房,长公主殿下不会,我当然全听殿下的。”

????这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哪里好意思把“二房”挂在嘴边,可是端木绯的样子却是理所当然,形容间又带着几分天真烂漫的感觉。

????满堂寂静。

????“……”封太夫人也没想到端木绯一个小姑娘家家会直接把二房的事挂在嘴边说,一时哑然。

????江氏双目微微睁大,也是诧然,感觉这形势与她预想得不太一样,似乎有些不妙。

????江氏不动声色地对着身旁的一个丫鬟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丫鬟立刻就心领神会,悄悄地打帘退了出去。

????安平朝那道通往外间的门帘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抹了然。

????京兆尹何于申听得是目瞪口呆,脑子里的第一直觉就是,封家人这是疯了吧?

????当年封家给封驸马纳二房好歹也勉强算是“事出有因”,现在居然还故技重施地要用二房来拿捏端木四姑娘,这脑子是被雷劈坏了吗?!

????虽然时人纳妾很正常,长辈给晚辈送几个丫鬟侍妾也很正常,但是,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岑督主的义妹端木四姑娘呀!

????这下可好了。

????何于申霎时就不为难了。

????封家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自己到底该往哪边,那不是再明确不过了吗?!

????“长公主殿下说得是。”何于申对着安平拱了拱手,一本正经地说道,“慕可是国姓,姓慕肯定比姓封好。”

????说着,何于申看向封太夫人,语重心长地劝道:“封太夫人,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封太夫人气得脸颊的肉一阵颤抖,全身直哆嗦。

????“强词夺理,姓何的,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封太夫人怒道,声音因为激动有些嘶哑。

????何于申又瞥了一眼端木绯的脸色,见她笑吟吟的,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有底气了,故意曲解封太夫人道:“封太夫人,你的意思莫非是觉得慕姓不好?”

????“……”封太夫人被何于申堵得说不出话来。

????她如何能说慕姓不好,这大盛朝还姓“慕”呢。

????这个京兆尹为了讨好端木绯真是睁眼说瞎话,把黑的说成了白的。

????封太夫人的脸色阴晴不定,忍不住就去想:要是她之前不跟端木绯提给封炎纳二房的事,是不是就不至于把端木绯推到安平这狐媚子那边去?!

????这一瞬,封太夫人颇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端木绯仿佛没看到封太夫人那阴沉的面色般,煽风点火地说道:“我就说嘛,阿炎的长辈只有殿下,别人哪做得了主!”

????端木绯昂了昂下巴,娇里娇气,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反正她靠山硬嘛!

????看着小丫头这副可爱娇俏的样子,安平忍不住有些手痒痒了,唇角弯起。她真想把小丫头揽过来,好好地揉一揉,抱一抱。

????何于申听着眼睛更亮了,心是彻底安定了:看来四姑娘就是想和封家撇清关系,反正自己只要听四姑娘的,万事以四姑娘为重就是了。

????封太夫人几乎是面黑如锅底了。

????若非她还顾忌端木绯身后的靠山岑隐,她几乎想怒骂上一句“竖子尔敢”了。端木家这个小丫头到底有没有为人孙媳的自觉,实在是太荒唐了,这丫头眼里根本就没自己这个长辈。

????封太夫人不能正面回答何于申的问题,只能避开这个问题,坚持道:“封炎姓封,谁也别想把我的孙子抢走!”

????反正,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让封炎从封家族谱除名的。

????事情要是真的发展到那个地步,不仅封家会丢尽脸,而且没有了封炎,封家还怎么借着端木绯去和岑隐套上关系?!

????她本来以为端木绯这么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只要稍稍施下压,就会手足无措地妥协,没想到会把自家弄到如此进退两难的地步。

????这都要怪江氏!

????封太夫人狠狠地朝旁边的江氏瞪了一眼,迁怒地想道:要不是江氏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局面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江氏自然感受到了封太夫人那如刀般的眼锋,浓密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娇弱如柳,惹人生怜。

????这个主意其实并非是她出的,是她父亲的意思,一方面是为了让封家摆脱现在的困境,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三皇子慕佑景。

????此事一旦成了,岑隐就会是封家的靠山,三皇子也能借着封家间接地与岑隐搭上线,也未必没有希望争一争帝位。

????五天前,她出这个主意时,分析了利害,封预之和封太夫人都是同意的,尤其封太夫人对这个主意更是赞不绝口,拉着她的手说了一通好话,赞她有心,说明白她对封家的赤诚,还允诺事成之后好好嘉奖她,可是现在呢?!

????出了点差错,封太夫人就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江氏那半垂的眼帘下,眼底微冷,心凉如水。

????她嫁入封家整整十八年,对于封家上下到底是什么德行,心里其实再清楚不过……

????江氏捏紧了手里的帕子,突然扑通地跪了下去,再抬眼时,眼眶中已经是泪眼婆娑,泪如珠串般自眼角滑落,苍白,秀丽,委屈而又可怜。

????“娘亲!”封从嫣失声叫了出来,想上前去扶江氏,却感觉袖口一紧,被宋婉儿拉住了。

????封从嫣迟疑了,站在那里没动。

????“这都是妾身的错!”

????江氏仰着苍白清丽的面庞,露出纤细修长的脖颈,楚楚可怜地看着前方端坐在窗边的安平,声音发颤。

????“长公主殿下,这一切全都是妾身的错!”

????“是妾身不该插足殿下和驸马爷,妾身罪该万死,害得殿下和驸马爷不和……”

????“殿下不要怪驸马爷,全都是妾身不好!”

????说话间,江氏的眼眶更红了,又是两行清泪落下,带着一丝决绝的隐忍。

????“妾身只求殿下给妾身一纸放妾书,妾身自己归家去,以后殿下与驸马爷可以和和美美!”

????屋子里只剩下江氏一人的啜泣声,悲悲切切。

????封从嫣傻眼了,要是江氏离开封家,那……那她岂不是没有娘了?!

????封从嫣的双目几乎瞠到了极致,脸上的血色一点点地褪去。

????“娘!”封从嫣失声朝江氏飞扑了过去,也是满脸泪痕,母女俩抱作一团,哭得肝肠寸断,“您不要走!您走了,女儿怎么办?!”

????可谓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封太夫人对江氏本来也就是带着几分迁怒,见江氏这副凄凉的样子,又心软了。哎,江氏嫁进他们封家十八年,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

????江氏的心里只有预之,只有他们封家,她对封家那是一心一意,哪像安平这个狐媚子不懂婆媳尊卑,更不曾把自己当做他们封家妇!!

????儿子娶了安平,哪里是娶媳妇,是娶了个祖宗回来,而且封家还因为这尊大佛被打压了足足十八年,甚至于,这些年儿子被软禁在家也是因为安平。

????这个安平根本就是他们封家的灾星!

????封太夫人恨恨地瞪着安平,胸口一阵激烈的起伏,怒意愈发汹涌。

????还有这个端木绯,也是个小祖宗!

????若非是为了与岑隐搭线,哪怕这门婚事是御赐的,封太夫人都恨不得设法毁了这门亲事。

????安平还是默然不语。

????江氏朝安平膝行了两步,“殿下,您相信妾身。驸马爷对殿下真的是一片真心。妾身以后定然不会再来打搅殿下和驸马爷……妾身此生就相伴青灯古佛,为殿下和驸马爷祈福!”

????说完,江氏重重地往青石砖地面上磕头,一下接着一下,只磕得“咚咚”作响。

????“够了!”

????一道愤怒的男音从门帘的另一边霍地传来,几乎同时,门帘被人从外头粗鲁地打起,一道颀长的身影好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着一袭湖蓝直裰的封预之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江氏母女俩的身旁,一脸心疼地看着江氏,把她扶了起来,“柳儿,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被软禁在府里几年的封预之看来清癯了不少,那种郁郁不得志的无奈让他鬓角添了些许银丝,他也不过才三十六岁,形容间却已经有了几分中年人的疲态。

????“爷。”江氏抬起头来,双眼红肿,额头已经是磕得一片青紫,愈显柔弱可怜,“妾身没事。”

????她泪眼朦胧地仰首看着封预之,痴痴地,呆呆地,那双水波荡漾的眸子里充斥着千般柔情万般蜜意,就像是她的眼里只有他。

????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

????江氏这副全心全意的样子看得封预之心口一热,握住了江氏那纤细柔嫩的素手。是啊,他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看着封预之与江氏大庭广众下就是这副你侬我侬、夫妻情深的做派,礼亲王暗暗摇头,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安平要坚持和离了。这种宠妾灭妻的男人,安平早该一脚踹了!慕家的公主可不是让人折辱的!

????“安平!”封预之锐利的眸光朝安平射了过去,压抑了许多年的不满在这一刻好似火山爆发般汹涌地喷发出来,“你也太欺人太甚了!”

????这十几年来,他对安平低声下气,安平却始终毫不理会,心如铁石,完全不念结发夫妻的那点情谊。

????这么多年来,为他操持内务的是平妻江氏,为了生儿育女的是江氏,为他孝顺母亲的是江氏,即便是他“病”了,不离不弃的人还是江氏!

????他该清醒地认清现实了,他该明白谁才是对他最好的人了,他不能再傻下去了。

????“安平,你别得寸进尺,这些年你在公主府独居,毫不知‘避嫌’,如此不守妇道,我早就想与你和离了!”封预之抬臂把温柔地江氏纤细的身子揽在怀中,歇斯底里地对着安平咆哮着,“阿炎是我儿子,是封家人,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步的。”

????封预之话中的“避嫌”两字意味深长,分明在暗指安平与温无宸不清不楚。

????安平如何不知道封预之在暗示什么,根本就懒得动气,她心里早就没了封预之这个人,自然也不会因为他而觉得受伤。

????安平抚了抚衣袖,淡淡道:“心中有佛,看人即佛。”封预之自己是什么货色,心里都是些腌臜玩意,看别人自然也就是男盗女娼。

????封预之的脸色更难看了,额角青筋浮起。

????安平这句话的后半句难听至极,他简直都没脸挂在嘴边说。

????“来人,笔墨伺候。”封预之冷声吩咐道,目光看向江氏时又变得深情款款。

????他搂着江氏,安慰道:“柳儿,你放心,你我夫妻多年,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封府的丫鬟很快就备好了笔墨,又将安平带来的那封和离书呈给封预之看。

????封预之拿起一支狼毫笔,在和离书上签了名,又按下了手印,然后就把那纸和离书交给了子月。

????子月又把和离书转呈给了安平。

????封预之只觉得浑身如释重负。

????是啊。

????他与安平这段孽缘拖了这么多年早该了结了。

????安平垂眸看着手中的和离书,却没有立刻执笔签名。

????封预之见她不动,还以为她后悔了,迟疑了,心中嘲讽。

????莫非安平她只是来闹这一场,以为自己不会签下和离书不成?!她就真以为他离不开她吗?!

????这些年,没有她安平,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安平,你赶紧签吧!”封预之冷冷地催促道。

????“不急。”安平淡淡道。

????安平这两个字让封预之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是对的,心中暗自得意。

????哼!和离可以,但是封炎是他的儿子,必须留在封家。就算封炎对自己没有父子之情,凭着一个“孝”字,他就不信拿捏不准封炎那个臭小子!

????只要封炎在封家,封家自然能够拿捏端木绯,不止是端木绯,还有安平!!

????封预之的唇角翘了起来,志得意满。

????“何大人。”

????这时,安平有了动作,她把手里的和离书交给了京兆尹何于申,“本宫与封预之协商不成,那就由官府来判阿炎的归属吧。”

????“……”何于申先惊住了。

????其实大盛朝因为出妻、和离和义绝之类的事闹到官府并不算罕见,比如他刚接任京兆尹后,就接手了一个案子,是一个叫王三郎的男子迷恋上了青楼妓女,打算娶那妓女为妻,就把家里的老妻给休了,夫妻俩协商不成,就闹上了京兆府。

????他得知原委后,判了夫妻仳离,允许王三郎的妻子分走一半家产,并且考虑到王三郎成天流连青楼楚馆,没法好好照顾女儿,把孩子判给了王三郎的妻子。

????可是,王三郎的妻子带走的是个女儿,并非是传宗接代的儿子,尤其还是嫡长子!

????而且,公主和离闹到京兆府去判,这怕是几百年也难遇一回吧?!

????封预之和封太夫人也为安平不按理出牌惊住了。安平如此闹法,那不是让整个京城看他们封家的笑话吗?!

????安平她果然是趁着封炎不在京城,才这般瞎胡闹的吧!封太夫人心中恨恨地想着。

????江氏欲言又止,最终是柔顺地站在封预之身旁,什么也没说。

????“安平,你别闹了!”封预之咬牙启齿道,眉心深深地隆起。

????安平懒得与封预之做口舌之争,一边起身,一边对着京兆尹丢下一句:“何时开堂审理,你派人去公主府通知本宫便是。”

????“是,殿下。”何于申恭敬地拱手应是。反正安平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一边应,还一边悄悄去看端木绯,心道:四姑娘对他今日的表现应该还算满意吧?

????眼看着自己完全被安平和何于申无视了,封预之一股心火直冲脑门,粗声道:

????“审就审。”

????哪怕说到天去,封炎都是封家的人!

????他就让京城的人都来评评理好了!封预之的眼神阴鸷如枭,拳头在体侧紧紧地握在一起。

????安平看也没看封预之,含笑道:“皇叔,绯儿,我们走吧。”安平的目光对上端木绯时,笑容就变得尤其慈爱温柔。

????安平也没再理会封家人,直接与礼亲王、端木绯离开了,京兆尹何于申如影随形地跟在他们身后。

????屋子里只留下封家人面面相觑。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那道门帘也渐渐平静下来。

????屋子里静了片刻,直到“啪”的一声响蓦地响起,打破了这一室的沉寂。

????封太夫人随手把一只茶盅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无数碎瓷片与茶汤四溅开来,溅湿了她自己的裙裾和鞋面。

????封太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个安平,不守妇道,不敬长辈,目中无人,我们封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娶了这个狐媚子!”封太夫人又是一掌拍在方几上,掌心都拍红了,越说越气,“还有那个端木绯,嚣张跋扈,仗着有岑隐撑腰,尾巴简直快翘上天了!”

????“等这丫头过门以后,看我怎么收拾她!”

????她一个长辈想给晚辈立立规矩,那还不简单吗?!有的是法子!

????一旁的嬷嬷连忙给封太夫人顺气,又是递茶,又是给她抚背,“太夫人保重身子,别气坏了身子。”

????嬷嬷一边把封太夫人扶到罗汉床上坐下,一边用眼神示意丫鬟赶紧收拾一下。

????江氏揉了揉手里的帕子,眼眶泛红,楚楚可怜地说道:“都是妾身的错……”她咬了咬泛白的下唇,如娇花般的柔弱易折。

????封预之看着心疼极了,揽住江氏纤细单薄的肩膀,柔声安慰道:“不是你的错。柳儿,你别想太多了。”

????“爷。”江氏感动地看着封预之,眼波流转,欲语还休。

????封预之拉着江氏在一旁坐了下来,沉声道:“安平要和离,那就和离,但是阿炎不能让。”

????所有人都知道封炎不能“让”给安平。

????一方面是封家的面子,更重要的是——岑隐。

????岑隐这个人油盐不进,喜怒难测,朝中多少人想要与岑隐搭上线,却是求之无门,就好比这刚上任的京兆尹何于申方才这么千依百顺地帮着安平,还不就是为了借着讨好端木绯以升官发财!

????封家如今已经没落了,朝堂上这些官员勋贵多是狗眼看人低之辈,根本不会出手帮封家,要是没有了封炎,封家还怎么和岑隐扯上关系?

????封预之眸色微深,端起了丫鬟新上的茶盅,以茶盖拂去漂浮在茶汤上的浮叶。

????他们必须牢牢地抓住岑隐才行。

????否则,三皇子又怎么会重视他,他又如何能搏个从龙之功,如何让他们封家重新崛起?!

????他一定可以的!

????封预之信心满满地在心里对自己说,清澈的茶汤倒映在他瞳孔中,映得他的眸子更亮了。

????江氏温声安抚道:“爷,阿炎是封家的人,是上了封家族谱的,不是长公主殿下说‘抢’就能‘抢’走的。长公主殿下也是一时激愤罢了,等她冷静下来,想来会想明白的。”

????封预之叹息道:“柳儿,这要是人人都如你这般明理就好了。”

????江氏半垂眼帘,温婉地一笑。

????她方才说得好听,其实心里并非这么想。这女人最了解女人,她知道安平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可即便如此,这场仗也必须打下去。

????现在三皇子虽然不是如二皇子般被圈禁,却也根本就没什么存在感,几乎被摒弃在了皇位继承人的人选外,三皇子再不搏一下,就真的没指望了。

????岑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无论是哪个皇子想要登上那个至尊之位,就必须有岑隐的扶持才行!!

????------题外话------

????我看了看现在的月票数,到6000时就加更吧。应该快到了,尤其现在还是双倍期间呢~